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H微生活 >大马残障人士及老年人动物辅助疗法协会‧训练猫狗帮助不便者 >

大马残障人士及老年人动物辅助疗法协会‧训练猫狗帮助不便者

栏目:H微生活 | 来源:http://www.22rsb.com | 时间:2020-06-30
大马残障人士及老年人动物辅助疗法协会‧训练猫狗帮助不便者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安东尼塔纳沙央(Anthony Thanasayan)从小就患上脊柱分裂症(Spina Bifida),10岁时被医生当白老鼠般开刀,造成终生瘫痪。家人为了保护他,致力把他与外界隔绝,殊不知此举却把他推向孤独深渊。直到有一天,一只小猫闯进了他封闭的心灵,让他的生命起了巨大的变化。于是,他以轮椅的力量,创办了大马残障人士及老年人动物辅助疗法协会(The Malaysian Animal-assisted Therapy for the Disabled and Elderly Association,简称Petpositive),通过动物来提升这群人士的生活质量。现年48岁的锡兰族安东尼,身兼多个非政府组织的领导人,其中最令人感兴趣的是Petpositive。这是一个採用动物疗法来帮助残障人士及老年人的组织,安东尼之所以会有此创办概念,其实离不开他戏剧性的苦难经历。安东尼出世时,腰部有一块如弹珠般大小的硬块,造成脊柱不能良好的发育,即所谓的脊柱分裂。虽然他面对行走障碍,但仍能勉强用下肢来走路。他打趣地指出,由于有着同学及老师们的爱护,他从不觉得脊柱分裂是个问题,反而是项享受。“每次下课时,老师就会特别吩咐一位同学到食堂买食物给我。上体育课时,我可以在旁休息,当时我是多幺享受。”手术失败后被禁止外出可惜,在四年级那年,一位儿科专科医生提议他进行一项手术,声称能为他解决脊柱分裂的困扰。岂知,这只是一个实验性手术,安东尼就在手术刀下,丧失了仅存的行走能力,还留下了伤口。至今,安东尼仍对此事耿耿于怀,他还记得医生在术后对他说了这句话:“嘿!安东尼,我打算把你放进花盆内(I am going to put you in a flower pot)。”他不知道这句话背后的意义,但他知道,医生没有丝毫的歉意。“他夺走了我行走的能力,竟然还说要把我放进花盆内,天啊!这是甚幺医生?”从此,不平等就一直在他身上张牙舞爪。为了不让他遭受异样的眼光,安东尼的家人把他关在家里。只要看到电视台讲到“残障”字眼,就会马上关掉电视机,这反而让安东尼觉得不安,益加突显出他的异常及无助。听电台把英文学好“我妈妈是老师,但是她从来没有好好教育我。”敢怒敢言的安东尼,就连妈妈的教育方法也批抨。安东尼自小父母离异,由妈妈一手抚养长大,但是他从不接受妈妈的那套教学方式,反而自修自学,最终在西报开闢《轮椅的力量》(Wheel Power)专栏,获得了社会的巨大迴响。自手术失败后,安东尼的活动範围只有住家和医院,连学校也被家人禁足。闲赋在家的他只好听电台解闷,后来更爱上一家英文电台,并以此作他学习英文的基地。意志消沉想自杀“我的英文水平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。以我只有四年级的教育程度,何德何能在报章唤醒社会人士,对残障人士送上社会关怀呢?”以前逢情人节,他都会收到一些女教友的问候卡,当时正步入青春期的他,对爱情充满了遐想。“我真的很想约她们出去,但是看着自己无法站立的双腿,我……放弃了。生活有太多的不如意,让我的意志十分消沉。我曾想过自杀,但是无论服毒或跳楼都要受尽折腾,因此我打消了这念头。”就在这时,一只小猫跑进了他的住家,无家可归的小猫触发了他的怜悯之心。于是他拨了一通电话,联繫上防止虐待动物协会(SPCA)的负责人依姚女士(Mrs.Eales),从此改变了他的人生。去新新加坡治好2年半伤口安东尼说,依姚女士和他谈了很多,开启了他封闭的心灵。她除了派员前来把小猫带走,也同时赞助他到新加坡医院接受手术,把他脚上残余的伤口治好。“这伤口在本地医院治了2年半都治不好。未决定到新求医前,我曾徵询本地主治医生们的意见,他们都认为这伤口不可能当治癒,而且还吓我,指这是趟死亡之旅。”“你看,这些医生多没道德。”安东尼边讲边摇头。最后,安东尼当然成行,手术也很成功。回马后,安东尼到医院覆诊,结果那群医生均啧啧称奇。这场手术后,安东尼变得大胆起来,他写信给美国驻马大使馆,要求对方赞助他到美国,参与为期一个月的领导训练课程。结果他真的如愿以偿,飞往一个他既觉得陌生又熟悉的国度。“所谓熟悉,是因为我常在电台听闻对美国的描述及介绍,所以很想见识那里的国度;陌生,是因为我从未踏足这个国家。”在美国见识无障碍空间抵达美国后,安东尼才知道甚幺叫无障碍空间。从未在大马搭过巴士的他,在那里可一嚐此滋味。“只要按一个钮,巴士门就会打开,接着会看到电梯,只要滑着轮椅进去,残障人士就可以和常人一样,搭巴士到各个目的地。”他说,有些建筑物的门也让人大开眼界,特别就在于这些门安装了声音辨识系统,残障人士只要说一声“开门”,就会自动打开,犹如传说中的芝麻开门一样。狗扮演好帮手角色除了硬体上的无障碍化,安东尼也见识到动物在残障人士中所扮演的角色。话说当年,有一位颈部以下瘫痪的讲师滑着轮椅进入课堂,身后还跟来一只狗。当时安东尼很不屑讲师带狗入讲堂,“讲课就讲课,把狗带来干嘛?”就在授课途中,讲师的无线遥控镭射笔不慎从手中滑落地上,只见那狗儿迅速地咬着镭射笔交还到讲师手中。看到这幕,安东尼终于明白狗与残障人士的关係。于是,他决定把这样的关係带入大马,并把範围延伸至猫及小鸟,透过友人的远距离教学训练这些动物,成为残障人士,甚至是老年人的好伴侣。派送动物给有需要者因为明暸残障者的种不便及需要,促使了安东尼创办大马残障人士及老年人动物辅助疗法协会(Petpositive)。他说,任何需要动物辅助治疗的人士,都可以拨打该会的热线。若证实符合资格,该会可提供受训后的动物给对方,除了充作生活好帮手,这些动物也可以透过玩乐慰藉主人的心灵。安东尼说,Petpositive在派送动物给申请者前,会派员到申请者的家中视察环境,也要和对方面试,以确定对方喜爱并有心领养动物,而且本身极具动物辅助疗法的需要。询及该会的会员人数,他指出,所有的残障人士及老年人都是Petpositive的会员,这种作法旨在免除一些繁文缛节。只要是这一组人士就可以提出申请。大马残障人士及老年人动物辅助疗法协会The Malaysian Animal-assisted Therapy forthe Disabled and Elderly Association(Petpositive)地址:No.2.18, Tingkat2, Kompleks Wilayah, Jalan Dang Wangi, 50100 Kuala Lumpur.电话:012-2203146 / 03-79542035 / 03-79554885传真:03-26930254电邮:[email protected],[email protected]纲址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