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H微生活 >《理想也有「使用期限」》 >

《理想也有「使用期限」》

栏目:H微生活 | 来源:http://www.22rsb.com | 时间:2020-06-10
梦的开始,往往灿烂耀眼,让人充满力量,可是很多人在做梦的同时,不是缺乏行动,就是行动之后,也因为种种因素无法实现理想,蓦然回首,才发现年华已经老去。所以,一个人为自己的理想奋斗,需要设一个底限。

大学时有位对我影响甚深的老师,曾经说过一个「十五年理论」。他说,每个人都应该试着给自己一个底限,当你为了一个目标奋斗了五年,却没有结果,你可以再给自己五年的时间;当你为了一个目标奋斗了十年,仍然没有成绩,你可以再给自己五年;但是,如果第三个五年也过去了,还是一事无成,这时候,你也许真的应该考虑换另一条路走,千万不要恋栈。梦的开始,往往灿烂耀眼,让人充满力量,可是很多人在做梦的同时,不是缺乏行动,就是行动之后,也因为种种因素无法实现理想,蓦然回首,才发现年华已经老去。所以,一个人为自己的理想奋斗,需要设一个底限。

大学时有位对我影响甚深的老师,曾经说过一个「十五年理论」。他说,每个人都应该试着给自己一个底限,当你为了一个目标奋斗了五年,却没有结果,你可以再给自己五年的时间;当你为了一个目标奋斗了十年,仍然没有成绩,你可以再给自己五年;但是,如果第三个五年也过去了,还是一事无成,这时候,你也许真的应该考虑换另一条路走,千万不要恋栈。

我觉得这个建议既能考虑现实,也能兼顾理想。
研究所毕业之后,我在纽约一待就是七年,但是七年间我几乎是停顿的,直到后来被迫回到台湾,才惊觉自己毕业至今原地踏步。我突然想起那位老师的「十五年理论」,当我想起老师的提醒时,距离大学毕业已经过了十一年,只剩下四年的时间,就到了老师「理想使用期限」的「十五年」,而我对未来还是感到茫然。那个当下,我告诉自己,一定要尽快实践自己的理想,而且要以双倍,甚至是三倍的脚步赶进度。

回到台湾没多久,我进入大学教书。虽然刚开始的时候,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教职,但是既然要当老师,我就全心投入,没想到就这幺一直走到现在。在学校教了五年之后,我的确做出一些成绩,除了第七年当上系主任,三年之后,又受聘担任研究所所长,同时,教学期间我仍然持续创作,并参加国家举办的大型公共艺术奖竞赛,作品获选为当届的典藏品之一,此外,也受邀在国内外举办多次展览。

我还记得,当年在万般不得已的情况下从美国搬回台湾,我一直以为这只是暂时的安排,总觉得很快又要离开,所以那些从美国打包运回台湾的行李,我一直不愿意拆箱。直到在台湾待了五年后,某一天,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,早已完全融入这里。那一刻,我才决定打开当年从美国运回来被收进仓库的家当,告诉自己:「从今以后,我要留在这里,耕耘这块土地,并贡献所学。」

不过,我想当年老师之所以对还在求学的我们提出「十五年理论」,一个很大的原因,或许是要我们在追求自己理想的过程中,不能一味地冲,必须正视所谓的「理想」,是不是真的能够在我们的手上开花结果,如果只是不切实际的想像,却对实现「理想」必须有的能力与条件视而不见,盲目投入一生的时间和精力,结果非但可能一事无成,甚至还浪费了生命。

三岁起我就开始学钢琴,比起其他同年龄的小孩,我的钢琴算是弹得很不错。从三岁学到小学四年级,学钢琴的第一个五年,我的表现让老师惊为天人,加上家里的其他孩子功课都很好,我的成绩总是不如他们,只有弹琴这件事,我比起姊妹和弟弟表现更为出色。我还记得,小学的时候,每次发成绩单,看到自己又考坏了,回到家我就乖乖练琴,所以我妈每次听到我在练琴,没有抢着看电视,就知道学校又发成绩单了。

升上国中后,因为课业繁重,弹琴的时间少了很多,但由于许多教过我钢琴的老师都认为我有音乐天分,所以父母觉得我可以走钢琴这条路。出国念书后,我爸妈还是执意要我继续学琴,一心一意要我报考全美第一的茱莉亚音乐学院大学先修班。

经过推荐,爸妈带着我去找一位任教于茱莉亚音乐学院的老师,这位老师听了我弹琴,就知道比起她在学校教的那些全世界顶尖的学生,我还差一大截。听到老师这样讲,我暗暗高兴,心里想着终于可以不用继续练琴了。没想到,父母不死心,不认同这位老师的看法,既然最好的茱莉亚音乐学院没机会,那幺就退而求其次,去纽约曼哈顿音乐学院寻找入学的可能。

同样地找了一位曼哈顿音乐学院的老师,请她听听我的演奏,这位老师听完后并没有立刻否定我的能力,只是委婉地表示以我当时的程度,还没办法进入曼哈顿音乐学院就读,但如果能再苦练一年,隔年应该就有机会考得上,算是留给我父母一点希望。

我在美国就读的高中,有很多日籍、韩籍优秀的音乐学生,我虽然也热衷于弹琴,但跟这些天才比起来,我的琴艺明显地落后很多,光是读谱的速度和指法的熟练度,还有对音乐的敏锐度,我根本从起跑点就输了。记得这些有音乐天分的亚裔同学,週末时常常要到全美各地参加比赛,我顶多就是充当啦啦队跟着去观摩,遑论要跟他们在音乐上一较高下。

当我还在为了音乐挣扎时,我在绘画上的成绩,无论在校内或校外,已经获得诸多肯定,超越其他同侪,比起音乐,我在画画上的天分明显要高出许多。高三毕业前,我已经申请到大学绘画科系的全额奖学金,但我的音乐路却还有很多不确定,我在曼哈顿音乐学院的指导老师留意到我有一对敏锐的耳朵,她认为我如果再苦练一年,也许可以朝着专业指挥的路前进。

如果我选择成为专业指挥,那将是另一条充满未知的漫漫长路,但是在绘画上我已经展现优越的天分,获得很不错的成绩。因此,最后我选择了绘画做为我大学的主修,放弃了从小父母刻意栽培,从三岁开始学的钢琴。很巧合的,我刚好弹了十五年,在努力了这幺久之后,种种迹象都显示,画画才是我的天命所在,也因此,我选择了绘画。

梦想可以带给人无限希望,但亦如梦幻泡影般稍纵即逝,为了自己的理想努力付出,如果已经埋首十五年,却还没有结果,也许应该考虑换一条路走,才是踏实的作法。 虽然我鼓励大家要勇于追求梦想,但也提醒每个人要筑梦踏实,不要陷在梦想的泥淖中,不去认清事实。人在三十几岁的时候还可以多方尝试,到了四十岁,则要有清楚的自觉,才能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中累积足够的能量,好好站稳。

如果把人生比喻成种树,二十岁正值摸索确认自己究竟是什幺样的种子,想像要成为什幺样的花,长成什幺样的树;三十岁则是四处寻找适合生长,确定可以生根的环境,等待发芽的时机;四十岁时,树苗应该已经要长大,可以全心全地好好维护、好好栽培,等待树的成长茁壮。如此一来,到了五十岁的时候,大树才会枝繁叶茂,开花结果,得以享受美丽的花朵和丰饶的果实。六十岁一到,便能开枝散叶,成为自己专业领域里的权威,让别人到树下乘凉,发挥力量回馈社会。

书名:谁说我没有影响力
作者: 曲家瑞

《理想也有「使用期限」》

来源:

 

华人阅读社群粉丝团

华人阅读社群官网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