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Y梦生活 >「天龙之路」的诞生:藏在敦南诚品旁的台北发展史 >

「天龙之路」的诞生:藏在敦南诚品旁的台北发展史

栏目:Y梦生活 | 来源:http://www.22rsb.com | 时间:2020-06-11

清代的大安庄有两个林家,两家的土地大致以现在的仁爱路为界,仁爱路到忠孝东路这一大块是属于「陂心林家」──「林三胜公厅」所有,仁爱路到和平东路这一块则是原本在敦化南路,现在搬迁到新生公园的「林安泰古厝」的原先居住者者「林安泰」家族所有。

敦化南路、仁爱路、忠孝东路、延吉街这一带,以前是一个叫做「大湾」的陂塘。现在的安和路之所以会从仁爱路以斜线的方式连结忠孝东路、敦化南路,是因为安和路就是「大湾」陂塘的边界,如同名字所显示,这个陂塘的形状是弯弯的,有点像个不準确的三角形。安和路是这个三角形的斜边,延吉街则是另外一边。

这个弯弯的三角形大陂塘的一个端点,就是在现在的仁爱圆环附近。我访问过「林三胜」家族的后人──建伦里林里长,他说大概在日治时代晚期,陂塘的水就几乎放乾了,仁爱圆环那一带的土地就变成「烂泥田」,只能拿来种菱角。陂心林家族的祖先,当年觉得这块「烂泥田」没有什幺用处,于是就卖给了国泰蔡家,后来国泰蔡家在上面盖起了房子,然后诚品进驻,原来的捕鱼陂塘、烂泥菱角田,一下子变成了华人文化界知名的文化标竿──敦南诚品!

不过当年的陂塘和菱角田,就被人忘却在记忆中!

「天龙之路」的诞生:藏在敦南诚品旁的台北发展史 大湾陂塘位置图,背景是现在的goole地图,蓝色区块则是当年的大湾陂塘区域。

「敦南诚品」名之为「敦南」,当然是因为位置在敦化南路上。敦化南路这条路其实很重要,有很多值得讲的地方。

首先,敦化南路是唯一全境都在大安区境内的重要道路,马路毕竟不是你家开的,通过你这里,多少也会通过别人家。甚至于向忠孝东路、延平南北路这种特长道路,往往会通过好几个行政区,但是敦化南路的开头到结尾都刚好在大安区境内。如果说新生南路是「天堂之路」的话,那幺敦化南路就是专属于天龙国的「天龙之路」。

其次,台北市的道路规划,大部分承接自日治时代的都市计划。忠孝、仁爱、信义、和平这几条大道,如果不是日治时代就已经修筑一部份,就是已经罗列在都市计划蓝图中了,连大安森林公园都是。但是敦化南路却是完全不在日治时期的都市计划中的重要道路。

「天龙之路」的诞生:藏在敦南诚品旁的台北发展史
1956年的「台北市都市计划道路系统图」,大体上主要是承继日治时代的都市计划,从中可以看到东西向的忠孝、仁爱、信义、和平,以及南北向的新生、建国、复兴南、光复南、还有略偏的基隆路,都已经出现在都市计划道路中。 但是现今着名的林荫大道-敦化南路,以及敦南诚品前的的仁爱圆环,都没有出现在这个1956年的都市计画路线图中。

为什幺战后国府会在这里开闢一条当年日本人没有规划的道路?有一种说法是说当时的民选台北市长高玉树,要造福自己家族,所以开了条马路经过自己家。但是仔细研究,高玉树其实是大安区(那时可能归松山区)的「车层里」的人,也就是现在延吉街这个地方出身的人。延吉街虽然离敦化南路很近,可是还是有距离,另外如前所述,这一带的土地大部分是「陂心林家」的土地,得利的不见得是高玉树自己。还有,敦化南路其实通过很多大湾陂塘的境内,陂塘这种东西,应该属于公共的成分多于私人。

那为什幺要开闢敦化南路呢?其实也不难想像,因为敦化南路接敦化北路,敦化北路就接松山机场,是50~70年代台北市主要跟国际连通的机场,国际的外宾都从这里进入国门。从松山机场走敦化北路,接敦化南路在仁爱圆环转个弯接仁爱路,就直通总统府了。所以,开敦化南北路,更有可能是为了战后国府接待从松山机场来的外宾的需要。

这个说法还有一个支持的证据,就是60年代的仁爱圆环周边,也就是现在的敦南诚品一带,尤其是敦南诚品对面的仁爱里-「宏恩医院」那一带区域,以前是台北市的「大使馆区」。瓜地马拉大使馆、秘鲁大使馆、巴西大使馆都在这里,菲律宾大使馆在仁爱圆环上、乌拉圭大使馆在仁爱医院后面,韩国大使馆原来也在延平高中旁边的仁爱路上。

现在台湾的的文化标竿之一的敦南诚品的周边地区,以前原来是充满异国风情的「大使馆区」,后来出现具有国际知名度的诚品书店。回顾历史,这里面的文化风貌的继承与更替,其实还真有趣!

「天龙之路」的诞生:藏在敦南诚品旁的台北发展史
1967年台北市街道图中的仁爱路四段,可以看见大使馆林立,至于敦南诚品所在地,有看到那密密麻麻的田地标誌吗?

身为曾经参与过社区总体营造运动的文史工作者,看到舆论一直在吹捧敦南诚品,心理实在是百味杂陈。不是24小时开放的敦南诚品书店不重要,而是竟然都没有人注意到,这家书店对面的仁爱圆环,其实更有历史意义!!

有「台湾工艺之父」称号的颜水龙,是台南下营人。1920年赴日本学习美术。1927年,曾与陈澄波、杨三郎、李梅树……等十三人组织「赤岛社」画会,后于1934年解散。

1929年颜水龙前往法国留学,未几于1932年因为健康因素返台。

二次战后,颜水龙于台湾积极投入工艺教育的工作,另外并参与製作了台中太阳堂本舖门口的《向日葵》,还有台北剑潭公园的《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》两幅大型的马赛克壁画製作。

颜水龙在日本求学之际,正是日本的民艺运动提倡者柳宗悦活跃的时候,颜水龙也曾在1943年柳宗悦在台湾进行环岛工艺考察时,跟柳宗悦见面交流,并致赠台湾的民艺作品。而后又利用前往东京考察的机会,前往柳宗悦家中拜访。传承自十九世纪拉斯金、莫理斯等人的英国工艺运动的日本民艺运动,对于颜水龙产生了极深刻的影响。

颜水龙一直致力于台湾民间工艺美术的研究、推广,不过这方面的成就在二次战后很少受到注意,甚至因为政治因素导致台中太阳堂本舖门口的《向日葵》,被用木板封住不见天日20余年。一直到90年代中期,台湾的社区总体营造运动蜂起,开始重视民间工艺、美术、技艺的传承发展,乃至于由此开创出厚实的地方文化产业的可能,从日本的柳宗悦到台湾的颜水龙,这个思想传承,才开始重新受到注意。

台北市的民选市长高玉树担任市长后,邀请颜水龙担任市政顾问,在修筑敦化南路到仁爱路时,颜水龙提出了建筑圆环以及林荫大道的构想,受到高玉树的支持。虽然可以猜想颜水龙在法国短暂留学期间,一定有看过法国巴黎的凯旋门和香榭大道,但是他在创作时是否以这个巴黎着名的景点为蓝本,缺乏可靠的文献佐证。

不过高玉树市长在其回忆录中,却明确的指出,他当时是以凯旋门的概念,去想像仁爱圆环,甚至希望这个圆环能够像巴黎凯旋门一样,成为台北的地标景点。虽然受限于当时的诸多现实因素(包括政治……),仁爱圆环最后没有展现出跟凯旋门一样的风貌,但仍然是台北市重要的公共景观。

「天龙之路」的诞生:藏在敦南诚品旁的台北发展史 1974年台北市航照图中的仁爱圆环

最近媒体宣说,敦南诚品当年之所以能够成为书店,是受到台北市民选市长陈水扁的鼓励,这恰好和其前方的仁爱圆环,也是在民选市长高玉树的主张下,修筑成一个重要的都市景观,相映成趣。

颜水龙先生于1997年因病逝世。当舆论热烈的讨论敦南诚品的存留时,战后初期民选市长高玉树以及台湾工艺之父颜水龙,对于建立台北市都市景观的重要成就,却被遗忘在仁爱路川流不息的车潮中。

从大湾陂塘到菱角田,从大使馆区到以巴黎凯旋门为典範的台湾工艺之父的公共建筑作品,仁爱路、敦化南路以及两路相交的圆环,其实有许多丰富的人文历史蕴藏在其中,是否有人可以给这些蕴藏在生活环境中的文化记忆,多一些关注呢?


上一篇:
下一篇: